96neko私の嫁

取关吧这个破写文的变成破画画的了,最近在思考比例
(真的白嫖对不起大家而且没有脑洞写不出好东西只能否定自己不敢发上来,可能需要再练练吧!)
★可以叫我丸子哒!
★本来就是个破画画的结果却想努力写文,虽然都是渣渣却非常快乐!
★混AOTU/阴阳师/ES/阿松/刀男/舰B还有各种各种!
★唱见喜欢96mafu婷婷还有各种各种!(什么鬼!)
★单独说是卡米亚的小迷妹!
★OOC永远都是属于我,只想有个地方记下自己的脑洞,真心爱着他们才会尝试去同人呀
★不.....不会开车(假的正经人)
★羡慕会画画的太太们我能吹她们一辈子
★( ´艸`)感谢能在这里发现小小的我

某破寮的二三事(九)


“200多天了......我等了整整200多天了......”

“终于,茨木拼出来了!”

吞吞:“阿爸,我都没那么激动你能不能矜持点。”

----------------------------------
数的尽的SSR,流不尽的非酋泪

晴明:“如今的我再也不用拿着羁绊好友的茨木装大佬了!”

吞吞:“拼出来后让我带着他吧。”

“不用了......”晴明早有准备的拿出了五个五星达摩,“我的茨木,不需要童年!”

吞吞:“......”

---------------------------------
非洲晴明(拼出来)的茨木,不需要童年,秒六,觉醒,终于穿上了还没拼就买了的皮,再扒下来彼岸花的破势御魂给他装上。

“完美!”

彼岸花:“阿爸,御魂......”

“你以后不再是破势清流塑料花了,这套魅妖给你!”

吞吞:“等等!”

“怎么了吞吞?”

“魅妖先借本大爷一用。”

“干什么?”

“别废话!”

晴明眼睁睁的看着吞吞扒掉了茨木的破势,装上了魅妖。

吞吞:“嗯.....不错不错///”

晴明:......这是什么操作

神乐:“好了好了,寮里的大家给茨木起个昵称吧!”

“emmmm起什么好呢......”

“我是取名废啊_(:з」∠)_”

“叫一拳超人!”

“不行,太老套了,要是猜拳的茨木就尴尬了呀。”

“干脆叫酒吞挚友嘛!”

“什么鬼!”

“晴明大人您看呢?”

晴明:“我一时也想不出好昵称啊......”

吞吞:“这家伙的昵称,我来起好了。”

平时一向不参与讨论只顾在一边喝酒的吞吞难得发话了。

“嗯,你起比较好,茨木也没意见吧?”

“既是挚友的意思,吾不会有意见的。”

“改好了。”

“是什么是什么!”

“挚友最棒......”

“......”

“这是什么鬼啊!”

吞吞:“要你们管!”
--------------------------------
茨木:“阿爸,吾听寮里其他式神说,在吾来之前,还有一个挚友?”

(晴明:是谁说的!谁!!!)

晴明:“是没错,在你来之前,确实有两个酒吞。”

茨木:“那另一个挚友呢?”

晴明:“......神龛,都怪阿爸非洲人脸黑还想碰运气换个荒,纠结很久让源博雅帮我分了,我也很舍不得的!”

茨木:“这样.....”

晴明:“你只要有一个挚友就行了,不然到时候你听谁的啊,是吧......”

(全寮众人:我觉得这辩解很ok。)

茨木:“嗯,也是。”

晴明:“小天使原谅阿爸啦!来抱抱!”

晴明拥过来的时候茨木转身一个地狱之手掏过去,魅妖的。

(茨木:吾挚友让吾魅惑点。)

晴明:“???”

茨木:“吾可没说要原谅你。在吾眼里,挚友都是一样的。”

晴明:“对不起!是阿爸错了!”

---------------------------------
萤草:“呀,这是哪来的流浪猫!”

蝴蝶精:“超~可爱!”

跳跳妹妹:“那我们收养它吧!”

萤草:“可是阿爸会同意吗......”

觉:“去问问看啊。”

“对啊对啊去问问看吧!”

“阿爸阿爸!”

“嗯?”

“看!”萤草把流浪小猫举了高高凑到晴明近前,“我们想收养它!”

小猫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晴明,“咪咪”的叫着。

女孩们果然对可爱的东西拒绝不了呢。

“阿爸怎么会不同意呢。”

“太好了!”

“呐呐给它起个名字,再洗洗干净,好好打扮打扮!”

吞吞:“嗯,就叫它茨球吧。”

茨木:“嗯,听挚友的!”

“喂喂你们俩从哪冒出来的啊!”

“我们已经想好名字了啦!”

“阿爸阿爸,叫这只小猫球球好不好~”

“emmm叫ssr说不定会带来好运吧。”

“阿爸你的出息呢!”

“咪!”小猫似看见了什么,挣扎着要从萤草的怀抱里脱出去。

“怎么了猫猫?”萤草蹲下身放下了小猫。

“咪!”小猫落地后又蹦跳着,在空中抓划。

“啊,看,它在追蝴蝶!”

“哈哈哈哈哈真调皮!”

“对了,就叫它皮皮吧?”

“嗯嗯,好主意!”

晴明:“皮皮猫,我们......”

“够了,不要玩梗了!”

晴明:“你们都忙着起名字还要不要给它洗澡啦!皮皮猫我们走,洗澡去!”

皮皮猫正在专心抓蝴蝶拒绝了晴明并且挠了他一爪。

(晴明:连猫都欺负我......)

-------------------------------
“挚友!”

“挚友!”

“挚友,吾跟你说......”

“......茨木,你知道吗?”

“什么?”

“本大爷好想念你还是茨球的时候。”

“挚友难道现在的吾不好吗?!”

“现在的你好烦啊!”

啊......我的寮,终于也有这样的基佬日常了(不是)

晴明感觉人生圆满了!

能来个荒就更好了!

(算了拼吧)

--------------------------------
话说,魅妖的茨木真的很好玩_(:з」∠)_

【笑容逐渐那伽.jpg】

(不好意思我中毒了)

咸鱼到差点忘了自己码文的格式

算了算了就这样吧

诈完尸继续咸鱼

咸鱼咸鱼趴,咸鱼咸鱼躺,最快乐的咸鱼就!是!我!

为了闪卡拉着人去吃了必胜客
然后发现打不了鬼王!
给的三张现世符三抽R卡
流不尽的非酋泪

emmmm有时候点灯笼活动跳出来的时候会突然被阴阳师的脸吓一跳
点灯笼那不松手右移就能看见了
博雅新皮肤的脸很帅啊_(:з」∠)_
神乐呢?怎么没了???
emmm稍微看见一点点吧
(你神经病啊!)
hhhhhhhhhhhhhh想笑

努力克制自己不要抽卡,不要抽,抽了也是R卡
十张R卡换阿爸盛世美颜www
体验服百鬼有砸到兔丸好友也抽到过兔丸,正式服居然要换QWQ
不过,可爱就行了!
以及茨木已经预约好了碎片,再过20多天就能出来了
吞崽等了300天了(对不起是阿爸抽不到)
拿荒和彼岸花碎片换的倾家荡产了可得给我争气点
好吧不争气阿爸也爱他,爱他!!!
最近沉迷赌魂300w金币一下子没了
不能再赌魂了!

有毒,喝了瓶吞吞,中了一张现实世符,还抽到了鼠标垫,我爱吞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开了八瓶终于开到了感动死了啊啊啊啊啊!

某破寮的二三事(八)


填坑填坑

虽然撂在那里三个月我还是没有忘记它

总感觉之前写的晴明第一人称读来有点别扭,所以做了调整,题目也改了,当然还是我寮的日常

前面的懒得改了hhhhhh

--------------------------------------------------------
“吞吞啊,阿爸把你养成这样,就是为了今天!”

红叶副本十层——第三回合

已经通过自家酒吞的单输出打掉了吸血姬椒图般若和桃花妖,剩下一吞一红叶

“给我怼他!”晴明指着对面的酒吞,“看他能护红叶到什么时候,新皮肤在向我们招手!”

酒吞:“我有一句……”

“不当讲,怼他!”

酒吞一脸不满的朝着对面的自己囤了五下,可惜的是把对面酒吞砸了半血还触发了铮,反击回来的时候雪幽魂正好冻住了这个成年老吞

“吞吞啊……”晴明拍拍冻住了的酒吞,“没事,再来!”

“怼他!”

吞吞解冻了又向对面的酒吞砸过去,还出息的暴击了,可惜给对面砸了个残血还触发了铮

等等,这场景怎么这么熟悉?!

晴明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

下一秒吞吞又被雪幽魂给冻住了

整个队伍眼睁睁的看着对面酒吞狂啸奶了自己八万五的血,血量满格好似无事发生

晴明:……

吞吞:……

奶妈:……

晴明看了默然,奶妈看了感叹,酒吞看了想骂人

晴明:“没事,还撑的住……”

话音刚落,紧接着红叶一个大招,再加上爆炸娃娃把全队炸成了残血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妥妥血的教训摆在眼前

既然不能硬来,那就靠智取

“先去打红叶!”

“哈?”

“打红叶酒吞就肯定会去挡伤害,先把他血量一点点磨下来,等酒吞快残血了再让吞吞囤过去,酒吞卒,最后剩下红叶就很好对付了……”

“阿爸”

“嗯……没毛病”

“阿爸,别讲战术了,你先看看眼前吧……”

“嗯?”

“酒吞又被对面酒吞给冻住了”

“……”

式神们严重怀疑晴明的智商需要充值

晴明想起了当年打红叶九层吞吞囤过去对面奶回来僵持一个小时勉强过关被其支配的恐惧

原计划照常行使

吞吞被这样冻了三次忍无可忍,朝对面酒吞吼起来:“靠,你是雪女养大的吗,带的雪幽魂是什么操作,本大爷也不是吃素的!”

晴明:“对吞吞,就是要有这种气势,怼他!”

靠着之前压好的血线,吞吞五下过去,正好把对面酒吞怼趴下

最后皮肤总算是拿到了!

-----------
某个晴朗的下午

五点多,已经到了逢魔之时开启的时候了

非洲晴明难得在附近找到了ssr鬼王,
还是酒吞的

晴明靠着单身多年的手速点了进去并开始战斗

“吞吞,怼他!”

“……”

打了几十万伤害,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晴明满怀期待的点开信封,看见碎片的那一刻心灵受到了暴击

两片红叶的碎片

汪汪汪?

“吞吞啊……”

“这不是本大爷能决定的”

“那……”

“大概是你的报应顺便双倍奉还吧”

“我做错了什么……”

“你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MMP”

-----------------------------------------------------------
然后我小号打青行灯鬼王因为式神都有点脆皮为了小号不挂在那里耗着,没打多少伤害却给了茨木碎片
茨木是不是不喜欢我大号
(´⌒`。) 周围朋友刚玩几天都能抽到茨木,全世界都有茨木,我还只能戳戳小号的茨苗和亲友们的协战
不过换碎片的都说好了接下来只是时间问题了,八月底应该会出来了
军训居然要去九天,还不能带电子产品(豹哭)
本来差不多一个月升一级的咸鱼以最快速度肝狗粮还在一周内升了一级
账号甩给姬友了,随她玩吧,九天不能看见崽们了
闲话特别多hhhhh
我去学校受虐了
(真想在宿舍装个wifi)
临走前倔强一更


叔叔不约


*OOC

*一个智障的脑洞

*没错智障就是我

当阴阳师与式神们玩起叔叔不约会是怎样的感受

--------------------
叔叔不约,一个匿名聊天网,点开百度搜索,选择性别就能进行聊天。

这个匿名聊天网时下正风行在某不知名的阴阳寮,里面的阴阳师和式神们……貌似全疯了,完全没有注意官方给的设定。

---------------------
酒吞的场合——

选择性别:♂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男生

一分钟过去了

对方打字中……

?:歪,人呢?

酒吞:……

?:……

对方离开了

(酒吞:……居然敢比本大爷先离开)

您断开了连线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女生

对方打字中……

您断开了连线

(酒吞:此仇不报非鬼王)

被断线的对面此时一脸懵逼感觉自己遭到了严重的嫌弃。

-------------------
鬼使黑的场合——

选择性别:♂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女生

鬼使黑:被弟弟抛弃了怎么办?

?:……你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对方离开了

(鬼使黑:我是认真问的啊……)

您断开了连线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男生

对方打字中……

?:你好

鬼使黑:少年,要跟我一起去地府工作吗!

?:不了谢谢

对方离开了

(鬼使黑:我是认真问的啊……)

----------------
姑获鸟的场合——

选择性别:♀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女生

姑获鸟:兼职保姆,会带孩子,偶尔做做家务,困难时还能帮你打妖怪,月薪6000

?:妖怪?

对方离开了

(姑获鸟:难道是我的目的性不够强吗?)

您断开了连线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男生

姑获鸟:要不要我帮你带孩子

?:我还没有孩子!

对方离开了

(姑获鸟:……)

------------------
萤草的场合——

选择性别:♂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男生

萤草:不要跟我讲沉迷输出见死不救!

?:我没说啊……

萤草:嗯,我对于自己的输出很自信的(o`ε´o)

?:你多大了

萤草:怎么说呢……该有个上千岁了?

对方离开了

(萤草:我说的是实话啊)

-----------------
妖狐的场合——

选择性别:♂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女生

妖狐:这位美丽的少女啊,小生可否有幸知道你的手机号呢?

?:……谁跟你说选了性别我就一定是女生了

?:而且这个语气,你是妖狐吧,你一定是妖狐吧!阿爸只求你争口气,石距突了个三四下带了针女还不暴击,明明都已经五星了,怎么还没有别人四星的出息

妖狐:……

您断开了连线

(妖狐:难道大家对小生的印象都是二突子?不行,小生要试一试……)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女生

对方打字中……

?:这次是找谁?

妖狐:我找二突子!

?:哦,你说妖狐啊!巧了,就是小生。

妖狐:你到底谁……还有要不要承认的这么快,小生才不是二突子!

?:本……本尊?

您断开了连线

-----------------
雪女的场合——

选择性别:♀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女生

雪女:大家都说我有一对假胸怎么办?

?:你是……?

雪女:雪女

?:怪不得……

?:我以前也这么觉得,直到有一天才发现那是你衣服上的装饰,当时我感觉这个世界都是假的

您断开了连线

寮中众人:天啊晴明大人雪女把手机冻起来了!

----------------
阎魔的场合——

选择性别:♀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男生

阎魔:一个人喜欢我,我对他也有意思,可是他太死板了,迟迟不见他行动,我也给过很多暗示了,依然不开窍,这要怎么办才好?

?:嗯……强上?

阎魔:不行不行,我可是掌管冥府的老大,不能做出这么失礼的事

?:是阎魔小姐姐吗?我超喜欢你的大长腿的!

您断开了连线

-----------------
座敷童子的场合——

选择性别:♀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男生

座敷童子:荒你还我血汗火!

?:我们不生产火,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荒?我就问你慌不慌

您断开了连线

-----------------
青行灯的场合——

选择性别:♀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女生

青行灯:想听我讲故事吗?

?:什么故事?

青行灯:我给你讲一百个故事

?:算了吧

对方离开了

(青行灯:一百个故事其实是个故事……)

您断开了连线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男生

对方打字中……

?:你好

青行灯:要听我讲故事吗?

?:好啊

青行灯:你要做好觉悟,我给你讲一百个故事的故事

?:……

?:一百个故事是谁?

您断开了连线

------------------
安倍晴明的场合——

选择性别:♂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女生

安倍晴明:SSR是你吗!

?:你找错人了

?:我是达拉崩吧班得贝迪卜多比鲁翁,你知道昆图库塔卡提考特苏瓦西拉松在哪吗?

安倍晴明:啊?你中毒了吧?

您断开了连线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男生

安倍晴明:怎样才能抽到SSR

?:把脸洗干净

安倍晴明:我洗了不知道多少遍了,照样黑

?:那你没希望了,节哀吧!

对方离开了

(安倍晴明:……)

------------------
神乐的场合

选择性别:♀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男生

神乐:有个人莫名其妙说我是他妹妹怎么办?

?:没错,就是我

神乐:MDZZ

您断开了连线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男生

神乐:知道吗,矮子是这个世界的珍宝,浓缩就是精华

?:这就是你矮的原因?

神乐:你要不要这么扎心

您断开了连线

-----------------
源博雅的场合

选择性别:♂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男生

源博雅:你看见我的妹妹了吗,我找不到她

?:……没信息找你妹

对方离开了

(源博雅:我就是在找我妹啊???)

---------------
八百比丘尼的场合

选择性别:♀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女生

对方打字中

?:你好

八百比丘尼:你好,请问如何才能去死?

?:……

对方离开了

(八百比丘尼:我是真的很困扰这不死之身啊)

-----------------
茨木童子的场合

选择性别:♀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男生

茨木童子:挚友!

?:……你谁

对方离开了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女生

茨木童子:挚友啊!

?:找错人了

对方离开了

一小时过去了……

匹配成功

茨木童子:挚友!

对方离开了

匹配成功

茨木童子:吾的挚友啊!

对方离开了

匹配成功

茨木童子:挚友!

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

……

匹配成功

对方信息:男生

茨木童子:挚友是你吗!

?:……

?:茨木?

茨木童子:挚友?是挚友吧!

?:嗯

茨木童子:挚友啊吾跟你说吾为了找你匹配了好久

?:傻瓜,就在一个寮里,何必搞这么麻烦

茨木童子:挚友说的是!

茨木童子:挚友我去找你!

然后茨木就再没玩过叔叔不约

茨木:挚友吾想聊天!

酒吞:不行,要不是你那时碰巧匹配到我,如果不是我,你还要找多久?别再傻了,傻也是傻给我一个人看就够了

仿佛看穿一切的寮中式神:啧啧,独占欲……这突如其来的骚,闪了老子的腰

晴明:别学我说话!

------------------
酒吞:你骗人,茨木明明在你小号的寮里!本大爷单了这么久,茨木呢!

晴明:这不是一直过来结界寄养嘛……我们是一家人,还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何必为这点小事纠结

酒吞:你不弄出个茨木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晴明:我倒要看看什么后果

斗技,椒图连了线,挨了对面不少打,酒吞还是一层狂气。逢魔土蜘蛛,椒图连了线,酒吞总被混乱,瞬间六亲不认本大爷管你是我阿爸还我阿妈的对着自己人上来就是个吨吨吨吨吨,留着个奶妈在那里当输出,土蜘蛛还没打完,晴明就挂了,还是被自己养大的式神打死的

晴明:哥我错了,我这就给你拼茨木去

终于,晴明回想起了当初被酒吞所支配的恐惧

---------------
好不容易毕业了正想整天懒在家里追番睡懒觉赞叹人生是多么美好,结果新学校就通知要军训一周还不能带手机,我的崽们,怕是要给别人先照顾了 ,等我(;′⌒`)
然后住在那就很担心我该怎么起床,毕竟我以前定闹钟楼上都能听得到我还睡的特别死,在平安京记起被酒吞支配的恐惧,在现实又回忆到被教练支配的恐惧,我是真的慌,比荒还要慌(⋈◍><◍)

没靠拉条打火机,肉过去了hhhhh
姑获鸟:针女用完了记得还我
其实我的椒图是拉条
酒吞好棒啊!我可以吹他一辈子!
皮肤真好看QWQ

这几天一直在研究匣中少女,然后发现二技能很好用就扒下了椒图的御魂还喂了准备给妖刀的狗粮升了五,过了卡了半天的荒川七层,然后得到的蓝票想抽完喊了声匣中少女(算是感谢),结果意外出了彼岸花!(彼岸花听了想打人)
最近大中小号经常出SSR,我怀疑我不是那个两个月才出一个SSR的非酋了
QAQ然后妖刀也快出生了!不许再说我只有妖刀皮肤没有妖刀了!
小号的荒也买了个皮肤www
感觉人生满足了,要继续肝了!
彼岸花的碎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肝出来,反正是不打算再喂式神了,一个个重复养起来滋味不好受(活该)

【酒茨】醉酒

*cp:酒吞童子x茨木童子

*OOC

*刀

*茨红cp有,注意避雷

1.
丹波大江山上,居住着一群恶鬼,而统治这万鬼的王,酒吞童子,睿智冷静,头脑灵活,有着不凡的气度。

弱肉强食的妖界,做为最强的存在,他就是妖界的主宰,妖界的规矩。

2.
酒吞童子有一得力助手,名为茨木童子,茨木臣服于酒吞,总是对酒吞赞不绝口,更好不粘腻的一声声唤他做挚友。

“只有挚友才是最强的!只有挚友才能让吾等信服,服的死心塌地!”茨木曾对酒吞这么说过。

然而鬼女红叶的出现,让原本的一切都变了。

3.
鬼女红叶,绝色倾城,肤如凝脂,黑发如瀑,舞姿也是极佳,常与枫叶林的红枫相伴而舞。

她变为女鬼只为一人,活到现在也只为一人,那是平安京的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红叶认定了她全归晴明所有,却硬是有人要插上一脚。

九月,秋意渐浓,枫叶林又是枫叶飘飞,在此生活的红叶见此情此景不禁兴起,舞蹈起来,这舞姿被过路猎妖的酒吞看的一清二楚,被她生生迷住。

自那以后,酒吞常常去红叶那,有时靠在树下小酌几口,有时碰巧见了红叶要她舞上一段,有时就坐在林子里,呆呆的,一言不发的思索些什么。

很快,茨木发现了酒吞的不对劲,他何时会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何况对方还是个以吸食人类妖怪血液而保持美丽与生命的女鬼。

一段孽缘,就此产生了。

4.
酒吞越发沉迷于红叶的美色,不再关心打理妖界,茨木意识到,这不是个好兆头。

“挚友,不要再去那枫叶林了,鬼女红叶,不过只是个有几分姿色的下等女妖,又怎能与这般完美强大的吾友相配。”

“闭嘴!本大爷的事,哪能由得你茨木做决定?”

挚友从未这般走火入魔……

说到底,都是因为鬼女红叶那个女人!

5.
“女人,随了本大爷,包你吃住,赐你名声,如何?”

女鬼笑了笑:“抱歉,我不能答应,我有心上人,我的全部,都属于他。”

从未有过人,敢违抗酒吞童子。

“女人,你可知你在跟谁讲话?这可是堂堂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茨木看不下去,眼前的女人,竟敢顶撞酒吞,让其难堪。

“茨木,罢了,回去吧。”

“……”

6.
茨木恨,他不能坐视不管,于是在一个早上,趁着酒吞还未睡醒,他又独自返回了枫叶林。

“女人,吾劝你离挚友还是远点的好,不要再与吾友有更多联系。”

“我可没想跟你挚友有多少联系,倒是你挚友对我纠缠不清。”

“你……!”茨木恼了,掐住了红叶的脖子,“你敢再说一遍?”

“我不想与你挚友有多少联系,是你挚友对我纠缠不清,我爱的人唯有安倍晴明。”

本想让这女人乖乖听话就放她一马,可她胆敢侮辱挚友,不可饶恕。

茨木加在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指甲掐进肉里渗出了血。

“嘶……茨木童子,你为何要如此敌视我!”

“吾不是敌视你,吾这么做,只是为了酒吞童子,违抗挚友,就是与吾挚友作对,与吾作对。”

7.
早上发现茨木不在的酒吞顺着强大的妖力寻到这里,正看见了这一幕。

“茨木童子,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吾只不过是除掉阻挡挚友的一个障碍!分明先前的挚友是如此强大,为何要让这女人来影响挚友?”

“放开,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即使是吾最尊敬的挚友,吾也不容许这妖女继续魅惑挚友!”

茨木用尽了全部的力道,似是在发泄这积蓄已久的恨,恨自己太过渺小入不了挚友的眼,恨一个女人轻易就能把挚友迷的神魂颠倒,恨挚友明明很完美,却要犯这样的错。

可这恨,让他杀了人。

被掐住脖子的女人,再也不能发出声音了。

8.
酒吞回想起早上发生的事,一切都很虚幻,又是那么真实。

鬼女红叶死了,偏偏是他最信的过,平时对他唯命是从的茨木杀的。

心爱之人在眼前垂死挣扎的画面历历在目,可酒吞却不知道该怎么办,究竟是应着茨木的意思放弃追求,还是和茨木反目成仇,去救那心身不会属于自己的红叶。

鬼王也有了困扰的时候,他不能决断帮哪一方,站在原地纠结着,而之后答案已经很清楚了。

酒吞一整天都窝在房间里喝闷酒,闭门不出,谁都不见,酒一罐接着一罐,直到醉的睡去。

半夜,酒吞寝室的灯还是大亮着的,茨木有些担心,想着今早的冲动之举给挚友心里留下了阴影,过意不去,便决定推门进去看看。

酒吞就那样狼狈的伏在桌上睡着了,边上全是喝完的酒罐,根本毫无平时鬼王统治万鬼的气度。

茨木不懂,挚友为何这么做。

见酒吞身上没有遮盖物,半夜容易着凉,他就脱下自己的一件外衣,披在酒吞身上。

酒吞一个激灵,随即紧抓住了茨木的手。

“挚友?”茨木被突如其来的反应吓到了。

酒吞似是还在梦里,只管自己不停的说着梦话。

“红叶……不要走……”

!!!

茨木瞬间感觉心抽动了下,说不出的疼。

“呵呵……”茨木苦笑,甩开了酒吞的手。

吾为你付出了这么多,都没能入你的眼,红叶这个美色惑人的女妖又何德何能可以让挚友如此挂念,事到如今,酒吞梦里念着的,却仍不是我茨木。

9.
第二天酒吞醒来,发现了披在身上的衣服。

原来昨天晚上茨木来过……而现在酒吞却不想跟他多说一句话。

自红叶死后,酒吞受到了不小的打击,更无心于妖界的统治,万鬼虽不敢当着鬼王的面明说,暗地里却也少不了抱怨,这一切,都听在茨木童子耳朵里。

“挚友!挚友?”茨木敲着酒吞寝室的门,距那件事发生之后,已经整整两个星期没见酒吞了,更没有同他说上一句话。

茨木此番前来,就是为了让酒吞从悲伤中彻底醒悟过来。

他一遍遍敲着门,门里却没有传来任何反应。

“挚友?”

半晌,许是被茨木敲的烦了,酒吞才回答:

“你走开,本大爷不想见你。”

“挚友,已经两周了!这两周里你消不了气大可找吾撒气,是吾当初太鲁莽行事,可你这又是何妨,为了一个女人的死而作贱自己的身体呢!”

“闭嘴!我不想听!”

“挚友!鬼女红叶已经不在了!”

“滚!”

“……”

茨木真的受够了,他最初认识的酒吞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的……

“……你不是吾挚友,吾的挚友没有你这么脆弱。”

10.
茨木回想起自己尚幼无家可归时,酒吞向茨木伸出手,接纳了被人们当做异类的他。

“既然无处可去,就来当我的部下吧。”

是酒吞给予了他第二次的生命,他很感激,努力的把酒吞交代的事都做到最好。

在茨木眼里,酒吞就是黑暗中指引他的灯塔,他一直追随着酒吞,即使有时酒吞的想法是错误的,他也会毫不顾忌的照做。

茨木在慢慢改变着。

他想成为酒吞不可缺少的存在,哪怕只占据他生命中的一小部分。

终于,他办到了。

他还来不及欣喜,下一瞬,鬼女红叶的出现就取代了他努力的全部,毫不费劲。

酒吞的眼里满是她,以前是,现在也是。

为何挚友会变成这副模样?

“你不是吾挚友……”

难道他为了酒吞做错了什么吗?

“吾的挚友没有你这么脆弱……”

他一直小心翼翼的活着,结果还是避免不了犯错?

“鬼女红叶已经死了,死了!你清醒点啊!”

犯了错,为什么酒吞不来责备他呢?

“你现在这副样子,吾也不想继续跟着你了。”

为什么偏要把苦痛加在自己身上呢?

“吾不再会是你的部下,不再听从你的调遣。”

他已经很努力了啊!究竟是为什么?

“从今以后,吾只为自己而活。”

为什么……

“没有你,吾也一样能生存下去,吾会变得更强。”

11.
门外渐渐没了动静,酒吞思索着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又过了好久,他才走出门。

然而得知的消息却是茨木的离开。

他当时以为是茨木一时的气话,便没多放在心上。

但这是真的,茨木走了,不知所踪,就这样和他断了联系。

茨木一直待在酒吞身边,未曾想过,断开联系,竟也是如此轻易。

12.
茨木离开了酒吞统治的大江山,想凭靠着自己的力量打下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但他毕竟是大江山出身,还曾是酒吞童子的左右臂,统治众多恶鬼的酒吞难免与其他妖魔结下梁子,时间久了,敌对者也慢慢多了起来。

茨木童子离开大江山的事很快在妖界传开了。

失去了重要的力量,酒吞的势力必定要弱下去,防止茨木回心转意,必须把他铲除。茨木孤身一人,被得罪了的妖魔也无需害怕他,寡不敌众,他总归会被抹杀,也当是给一向桀骜的酒吞个报复。

13.
茨木原想平平淡淡度此生,但现实告诉他他想的太过简单美好。

“哈,当初大江山鬼王的得力手下也得个如今的地步!”

啧,又是挑事的。

茨木离开的几天过下来实在是不安稳,说风凉话的,想借机杀了他的,太多太多。

“吾的私事不需尔等小喽啰掺和!”

“小喽啰?今日小喽啰就是来向你这大妖索命的!”

“呵,倒要看你们有何能耐!”

“莫慌,对面只有茨木一人,我们人多势众,必要了他的小命!”

话音刚落众数小鬼把茨木团团围住,一齐进攻,而未等小鬼们反应,茨木的鬼手已经先行一步,将他们捏个粉碎。

“不自量力。”

“不自量力?你看吾可有这能耐与你匹敌?”

身后传来陌生的声音。

“谁?”

“吾是谁与你无关,在你死前吾需要你知道两点……一,吾与那些妖魔目的不同,吾也与你们无冤无仇。二,久闻大江山鬼王威名,其手下恶鬼作恶多端,吾与这些妖魔的目的又有些相似……”

那妖举扇掩面,单凭散发出来的妖气判断,想必也是个大妖,

“就是来取你的性命!”

“你可别说大话倒时下不了台!”

“吾是不是在说大话,试了就知。”

14.
茨木二话不说便从地上唤出鬼手向那妖扑去,却被那妖拍着翅膀飞离开地面成功化解。

“到吾出手了!”

只见那妖卷起飓风,将茨木围在中心,不想看似不堪一击的黑羽却像刀刃般锋利。

茨木的鬼手避之不及,衣服被羽刃刮开道道小口,直破开皮肤,意外的疼。

“咳咳……!”

茨木捂着嘴剧烈的咳嗽,一团熟悉的鲜红赫然显现在他的手上。

招架不住的一招,竟让他咳出了血。

在酒吞之后,他还未尝过失败的滋味。

不可能的……

“你的命吾要定了!”

不!

茨木还想做抵抗,却是徒劳,那妖太强,丝毫没给他留活路的机会。

“结束了!”

就这样……结束了?

“真不愧是大天狗大人!”一众跟随那妖的小鬼齐声欢呼。

“吾这么做,只是为了大义。”

大……天狗……

结束了。

15.
六道轮回,转世重生,在妖界,妖还是那个妖,不过将会有新一段的人生。

“喝了这碗汤,你将忘却前生全部的痛苦。”

吾……已经到这里了?

忘却痛苦吗……

……

“红叶……不要走……”

“鬼女红叶已经死了,死了!你清醒点啊!”

“没有你,吾也一样能生存下去,吾会变得更强。”

……

吾错了。

……

16.
茨木的这一世没有上一世那样幸运的遇见酒吞,生下来就不知父母,沦落人间,自有意识以来,他被同龄的孩子排斥鄙视,勉强生存下来全靠的是好人家的施舍。

“这孩子的父母呢,怎么孩子小小年纪就狠心将其抛弃?”

“哎呀,你是不知道,这孩子头上长的两个角,被说是不详的预兆,待在这怪物身边会带来灾厄的!”

“居然这么可怕?难怪那家人要把孩子丢掉,原来是个怪物,唉。”

父母……?

怪物……?

吾不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吗?

普普通通的……

“哈哈哈,没爹妈的犄角怪!”

人类……

“天呐这孩子是妖怪!他杀了个无辜的小孩!简直是孽畜!”

茨木不想这么做的,但行动快过了意识,发现过来,已经晚了。

他原本正常的手变的紫黑,散发出团团黑焰,指甲尖长,此时正死死的掐着方才嘲笑他的小孩,那小孩已经断了气。

松开手,手上还残存着些血迹,陌生而又熟悉的颜色与香气,茨木耐不住妖性把血舔舐了干净。

“他……他在喝人血!”

“天啊果然是个孽畜!”

“孽畜别待在人间作乱,滚回你的妖界去!”

“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滚回去!滚回去!”

“滚回去!”

……

啊啊……吾,果然是个妖怪。

那你们这些人类的命就跟吾没关系了。

你们看现在的吾这么弱……

那就来成为吾的力量吧。

“呵呵……”

为了生存,吾,要变得更强!

17.
吾是妖,妖吃人是常有的事,且不用遵守着人类那套规矩,也不用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强与更强,杀与被杀。

被吾杀死,只能怪你不够强,仅此而已。

18.
多少年下来,茨木成年了,这些年里,他只有杀戮,不停的杀戮,杀掉足有力量的人类与妖气强盛的妖怪,吸食血肉从而获得更多的力量,使得自己更加强大。

如今,他已占据了一方妖界的势力。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失败过……

19.
是夜,多数人都早已归家,这时候大街上几乎没有人影,桥上却仍有一人独行。

“呵,是个力量强大的人类。吾这就去要了他的命!”

谁知那人是个将士的家臣,刀不离身,未等茨木反应,刀已经先把他的一只手臂砍下。

区区人类竟能伤吾……

茨木有些惊讶,当下见自己吃了亏只能逃。

他逃到了一片陌生的林子,说也奇怪,明明是春天,这林子里却是满片红枫。

茨木捂着伤了的手靠在一棵树下歇息,风吹过,树枝摇曳着,飘下了几片枫叶。

他拾起一片枫叶观察着:

“总感觉这里来过……”

“是吗?”

茨木身后传来了回应声。

“……!你是?”

“妾身乃住在这里的妖,鬼女红叶,倒是你,天都黑了来人家住处干什么?”

鬼女红叶……

似曾相识的名字。

20.
那次之后茨木成了独臂,但却毫不影响他在妖界的势力,倒是拜那次所赐,他认识了红叶,并与她一见钟情。

红叶顺从着茨木,他在哪,她便跟到哪。

“茨木大人,我们的同伴被大江山鬼王的手下杀害了!”

“大江山鬼王是个什么来头?”

“就是那统治万鬼的酒吞童子。”

“哦?吾倒要去会会这个大江山鬼王,吾罗生门之鬼还怕他不成?”

茨木来到了丹波山,对着大江山鬼王的手下指名要见他们的头儿。

“鬼王,宫殿外山头有一大妖要见您。”

“哪个大妖?”

“就是那个罗生门之鬼。”

“呵,让他进来,好让本大爷瞧瞧真面目。”

茨木踏进了殿内,抱着双臂上下打量着酒吞:

“你可就是那大江山鬼王?”

“茨……茨木?”

21.
“茨木……已经这么久了,你终于肯见我了。”

“吾跟你很熟?”

茨木离开后,酒吞确实一直在寻他,只是完全找不到他在哪里。

“这么多年了,你到底去了哪里?”

“……吾不认得你,今日还是第一次见。”

“你不认得我……你怎可能不认得我?”

你可是我昔日重要的部下,好不容易才回来,为什么却不愿认我了?

但这是事实,这么多年下来,酒吞还是酒吞,但茨木早已不是以前他认得的那个茨木。

他认识的茨木,死了。

“……吾要与你决斗。”

以前的茨木也经常对酒吞提出决斗,为的是让酒吞支配他的身体。所以这次突兀的要求并没有让酒吞起疑,他只是觉得,昔日的茨木,又回来了。

“好,我答应你。”

但这次茨木的目的,却是要他的命,好就此扩大势力统治妖界。

他用尽了全部的力量,像是和说的决斗一样,必要酒吞步入死地,这也是酒吞万万没有想到的。

茨木的实力早就超过了酒吞。

“哼,所谓的大江山鬼王也不过如此。”

他与酒吞没过多少招,即使酒吞的鬼葫芦出招密集不给茨木鬼手机会,最后却还是被茨木打倒在地。

“茨木,你变了……”

“不,吾没有变,吾从来都是如此。弱肉强食的妖界,强,即是一切。”

酒吞感觉到现在的茨木,很陌生。

“杀我之前,再像往常那样一起最后喝一次酒吧,我想听你唤我挚友。”

……这鬼王究竟怎么了?吾第一次与他见面怎么搞的像旧故重逢一般?

也罢,反正也是最后的要求了。

“好,吾答应你。”

22.
酒吞差手下端来两大壶好酒,又准备了两个酒碗,给茨木满上。

酒吞端着酒,只顾着自己一人在那里讲和茨木以前的事,茨木也只是静静的听着。

有趣的,枯燥的,悲伤的,痛苦的,难忘的,高兴的,无奈的,绝望的……

“你走之后,我真的恨自己,为什么会把你气跑呢?之前我一直注视着自己所爱,而当你离开我的身边,我才发现你是不亚于她的存在,甚至更重要。”

“你和红叶相继离开,我早就无顾于这妖界统治了,没有你,我统治它又有何用。”

红叶……?

红叶的名字从酒吞口里说出来,茨木有些纳闷。

“呵呵,看来这鬼王认识妾身。”

红叶这次也跟在茨木身边。

“茨木,茨木……”

“嗯?吾在这里,你这是喝醉了?”

“茨木,你应该叫本大爷什么!”

“挚……挚友?”

“呵。”酒吞瞥了眼茨木身后的鬼女红叶,“我是醉了,而我也醒了。”

一直以来,错的不是红叶,不是茨木,而是他自己。

越是身边的人,越容易被忽视,也越容易去伤害。

近在眼前关心他的人他不要,却可笑的费劲功夫追求心永远不可能属于自己的人。

“……够了吗?”

酒吞点头:

“够了。”

一切,已经达成了定局。

一切,已经都结束了。

“唰——”

23.
茨木杀了酒吞,酒吞也死的心甘情愿:

“是我欠他的……”

很快,茨木靠着自己的力量真正使得万鬼服从。

24.
如今的大江山鬼王,是吾,茨木童子。

-----------------
酒吞&茨木&红叶:“听说,你把我们都写死了一遍。”

神乐:“……我错了。”